=拐=

【万千】午后蓝调进行式 04

#

结过账之后,万习惯性地转头喊人,才发现那个银灰色的身影并没有黏上来。

明明平时总是跟得比自己的影子还紧。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是回到了货架区去找人。走过了毛绒玩具区,又到了玻璃制品区,再前面就是文创用品区了,却还是没看到那个麻烦的存在。

自顾自地把人拉到水族馆来,却也没有感觉到他情绪很高涨。不如说像在完成什么任务,漫无目的地扯着他穿梭在一个个大型水缸之前。

那双原本就让人猜不透的眼眸,直直地看向眼前游动的水生生物,说不上来是在观察还是在放空。

——果然,只是在放空而已吧……

万这么想着,那青灰色的瞳仁却倏忽动了动,看向了他。粼粼的水光映入其中,似是装下了一整片晴空下的海湾。

是的,那是万再熟...

【万千】午后蓝调进行式 03

(有捏造)


#


来都来了,万想着不如给妹妹带点什么回去,好作为伴手礼。

“不是你义母带过来的女儿而已吗。”

“所以就是凭空多出来的妹妹啊……”

正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才更需要他小心谨慎地去维护这脆弱的纽带。虽然他早就已经决定好了,等到毕业之后就搬出去一个人住,但是在此之前,也还有一段共处同一屋檐下的日子。

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得像折笠千斗这样,完全不顾及旁人的目光。

至少他大神万理不可以。

头顶上的音箱开始循环播放起,“距离水族馆关闭还有30分钟——”的提醒广播。而万还在对着面前的毛绒挂件纠结,究竟女生会更喜欢水母还是海豚。

他瞥了一眼在前面不远处的千,刚想开口去招唤他过来,又还是生生地噎回去了。那...

【万千】午后蓝调进行式 02

#

才赶到售票处,两人就听到了广播里在重复地播报——

“本日最后一场海豹表演即将开始!请游客们提前入场,不要错过咯!”

千突然想起了罪魁祸首的杂志上的配图。上面半句话都没有提起海豹,不禁有点莫名的失落。

在玻璃钢前面脸贴脸,看那随着灯光变色的水母发出轻声的感叹;在看表演之前买一个限定口味的海盐新地,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食;或者在半露天的场馆下看海豚表演,在夕阳下偷偷牵起对方的手,十指紧扣……

正常的发展,应该是这样才对。为什么偏偏是灰溜溜又圆滚滚的海豹呢。

看着作为提起人的千一副泄气的样子,万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这个人大起大落的情绪,他也早就习惯了,这点程度的根本说不上是什么事。

不如说,眼下...

【万千】午后蓝调进行式 01

不知不觉这个系列也有4篇了,放来这边除个草。

#

可以的话,千当然是更愿意呆在家里的。

只是昨天偶然翻开客人落下的杂志,又偶然看到“夏日情侣不得不做的10件事”这个专栏之后,他就有点坐不住了。

折笠千斗为数不多的少女(?)情怀,在他嘴角那藏不住的笑意之中表露无疑。路过的老爸大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差点把他从高脚凳上一掌掀到了地上。他瘪着嘴抱着杂志往楼上跑的时候,老爸还在身后嘿嘿嘿地套话,问他小子是不是又交了新的女友。

“是万啦!”

“哦——是万啊。”一点都没有读懂少男心绪的爸爸没有再追问,反而还补了一刀,“万可是好小伙啊,人家的女友预备军都排到电车总站那边去了吧。”

“他都有我了,...

【万千】午夜拉面店 02(完)



终于想起来把拉面吃完

 


前略。

要摒除冗思杂念,只要和源头进行物理隔离就是了。

大神万理如是想,把头埋得更低了些,去大口解决面前还剩下半碗的拉面。

“万,你是晚饭没吃饱吗?”

“万,豆芽我感觉吃不完了,你要吗?”

“万……”

明明是为了避免和千多说话才吃得这么拼命的,结果这家伙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的意图,反而隔三差五地跟他隔空喊话起来。

在和自己的单方面交流上,千的技术在过去的5年中,可谓是被打磨得炉火纯青。

即便自己半句话都没有回复,他也还是坚持着给他发各种各样的信息,有时候是生活的琐事,也有时候是新曲的demo,更夸张的时候,还有一些意味不明的短诗。

不过,发的最频繁的果然还是——“早安”、...

【es|纯日和】oh,my sweetie

朋友点名的#纯日和#,顺便放上来除个草。

如果说只是在日常晨练的话,那今天的动静未免有些太大了。
“唔……纯君这个筋肉笨蛋……”
裹在被团里的人微微蹙起了秀气的眉头,不满地蹬着腿嘟哝了两句。
不过,只花了一个翻身的时间,他就又重新睡了回去。就连那一抹偷偷潜到床上去轻吻他的刺眼朝阳,都未能干扰到他的美梦。
梦里,他坐在摆满了各式点心的长桌前,开怀大吃。每当出现一个空盘,穿着女仆装的纯君都会风风火火地上来收走。然后那个空缺的位置上,就会凭空生出一碟新的甜品。
嘭的一声,带着混有粉色闪粉的烟雾特效。像极了现在的fine里面,那个擅长各种戏法的涉君会整的把戏。
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个...

【万千】午夜拉面店 01



来除一下草,嘻


 

酒会之后,果然还是吃点温热的食物比较舒服。

微醺的两人达成共识,一头扎进了小巷里的拉面店。熟悉的高汤气味被吸入胸腔中,飘忽的脚步也随着这份安心感缓缓落地。因为是从以前就一直来的店,而且也不太可能会在这里撞千的粉丝,所以两人在坐下来之后,一下就完全进入了放松的状态。

店长大叔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一边给他们递过冰水,一边笑着调侃,说最近都只能在女儿的房间里看到千的脸了。

“忙得脸都变尖了咯,大叔今天给你免费加3倍的豆芽菜吧!”

“我的脸本来就长这样,遗传的。”喝醉的偶像干脆把包袱也放下了,发言逐渐出现问题。

店长倒也习惯了。爽朗的笑声在不大的店面里,随着灶台上的白烟夭夭上升...

【千百】此时此刻与你相依

是星巡ykmm

hope喜欢一切闪闪发光的东西。

例如curse教他念书时,摇曳着烛光的瞳仁;例如curse让他贴身携带的,那颗温暖的宝石;又例如——

curse的房间里,放着各种魔法道具和药剂的架子。

虽然知道不可以做出会惹curse生气的事,但是小孩子过于旺盛的好奇心,终归还是会战胜心中的敬畏。

于是,hope找准了机会。

他挥着小手送走了出远门的curse,笑得一脸灿烂,像极了挂在天边的炽热艳阳。

收到罕见的热烈欢送的curse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该感慨hope终于长大了,不再在他离开的时候抱着他的大腿嚎哭一通;还是该为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那份寂寞哀悼。最后,他只是蹲下来紧紧抱住了这个像是小...

【太芥】洞悉

籍着这个日子,久违的#太芥#

“太宰先生,请到伞下来。雨势变大了,您这样会感冒的。”

“感冒不也正好?病情变重的话,说不定能在可爱护士的照顾之下安详瞑目。”

太宰自顾自地说着,没有回头。

他的话和落在伞面上的雨声交混在一起,闷闷地融入到午后的夏日之中。这使得芥川只好加快了脚步,好跟得再贴身一些,才好听清他说的话。

以及轻声呼唤他名字时的声线。

是的,他喜欢太宰先生唤他作“芥川君”。

开心的时候,他这么叫,音调的末尾像是他落款时的笔触,又像是无花果派里最后带着充足果馅的那一口,让人恨不得永世保存;不幸碰上他生气了,也要看是气到什么程度,一般如果他还愿意冷淡地唤一声自己的名字,就证明情况还不算太差...

【△】夜灯依旧

pupu那个藏小黄书的衍生(虽然结果还没写到进屋我就困了。)


 

软塌塌的百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惊醒了走廊上的一列声控灯。煞白的光刷在他的脸上,也未能遮盖住两颊纷扬的绯红。

一路架着吵吵嚷嚷的百上楼,千和万简直感觉比互殴了一顿更加心里憔悴。唯独值得兴庆的大概只剩下,酒精在赋予了百多余精力的同时,也大大削弱了他的运动速度。不然的话,恐怕是一个足球队的千加起来,都无法拦下一个喝醉的百。

就像现在,只是千低头找个钥匙的瞬间,百就已经在不住地企图挣脱开万的搀扶,硬是要用他热气腾腾的脸蹭上千的头顶。

“呼呼——千变矮了呢~不过就算是小小一只,也是全——世——界最帅气的darling!”

“百再这么...

【千百】牵手不成功

除个草。



明明是去选购家具的,手推车里却被一条足有大半个折笠千斗那——么——长的绒毛鲨鱼占据了大半位置。
嘛,出来买东西,本来就是图个开心,折笠千斗对这鲨鱼本来也没有什么不满的,顶多只是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把鲨鱼这种滑溜溜的水中生物也做得毛茸茸的,摸上去甚至比隔壁的兔子还要舒服。
可是,当百那原本好好地牵着自己的手,转移到了那条毛茸茸鲨鱼上面的时候,折笠千斗终于还是爆发了他无差别发送的醋意。
一开始,他还只是三番四次地尝试去把百的手牵回来。但百的多动可不是虚有其名的,每次都不等他伺好时机,就东指西指起一些奇怪的商品,让他看得晕头转向。
“千!你看那个!”
“这个新品也好有趣的样子!”
“你说我们买这个好不...

【千百】遥望星辰

堆满了纸箱的房间,看起来反而空荡荡的,快要连呼吸声都能产生回音。

就像是之前跟千一起去看水族馆里看的小纪录片一样。

那一次刚好工作日的下午,本来就不大的放映厅里只有他们两个。屏幕和平时的位置不太一样,正正地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一开始,百还是坚持着倚在懒人沙发上抱膝而坐;而随着镜头一点点深入海底,后颈的酸痛也让他过于逼真地感受到了海底带来的压力,于是只好在千的眼神诱导下也跟着躺了下去。

——好近。

百心里想的自然不是那片还能看得见像素格子的低清深海,而是千的侧脸。可能是耳朵的收音也会受到偏好的影响,百只感觉千细微的呼吸声竟比咕隆咕隆的水声更大。以至于到后来,他怎么都记不起来那段片子最后究竟下沉到了几公...

©=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