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胜30天.day 4】两极》

Day 4.对方的眼泪

 

艾玛突然就这么猛的吗!

 

(轻松脱线happy end.ver)

“4号和1号玩‘干瞪眼’,输了那个要亲对方一下。哦,对了,只能亲嘴哦亲嘴!”好不容易抽到了国王签的上鸣前一秒还在为想出这样惩罚的自己感到骄傲,下一秒就只想回到上一秒让那个自己赶紧闭嘴。

“我是4号。”绿谷悠悠地举起了手上的号码纸,不安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却始终没有看到那个和自己一般准备遭殃的“1号”。

“不能耍赖哦,究竟谁是1号?”看戏不嫌事大的芦户让大家都摊开手中的号码条。

爆豪把写着“1号”的纸条搓成了一团扔到桌面之后,一脸要杀人的气势凑到了绿谷跟前,“喂,废久!赶紧给我笑。”

【这样子笑得出来才有鬼啊!而且这游戏根本就是输了赢了都一样啊!】A班参与游戏的全体成员都在内心深处发出了同样的吐槽,同时给肯定会在游戏之后被炸飞的绿谷同学默了个哀。

对着凶神恶煞的爆豪,绿谷既笑不出来也不知道怎样才能逗他笑。他的脑海中飞快闪过两人一起相处时的画面,但基本上爆豪不是在凶他就是在凶他或者还是在凶他,除了那个时候……

“噗哈哈哈,小久你这个脸真的好丑诶!”

“丽日同学,这么说我们的朋友并不好,噗。”

在场的人无不笑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的人虫,唯独爆豪还在努力地紧绷着神经——即便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地方,作为完美主义者的他也绝不认输。

整个脸都挤成了欧尔迈特样子的绿谷急得额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但直到他再也绷不下去的那一刻,爆豪都连嘴角都没有抽一下。

【果然还是不行吗……】

绿谷赌气地瞪着爆豪,趁对方以为自己已经放弃的间隙,又一次出其不意地绷起了那张和他画风格格不入的脸,还为了加强效果而增加了台词,“爆豪少年哟,英雄就是要时刻面带笑容哦,所以,放声大笑吧!”

在大家还想着【怎么可能有用啊!绿谷这是自暴自弃了吗!】的时候,爆豪的爆笑居然响彻了整个大厅。大家的视线理所当然地落在了笑个不停的他身上,看着这个人完全卸下了恶人脸笑得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连泪水都出来了,让他们差点就忘了还有“惩罚”这回事。

所以,当爆豪扯过绿谷的领子、对准他的嘴唇以干架的气势磕下去的那个瞬间,大家都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好,亲完了。”爆豪用“我吃过饭了”一般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在大家还在懵的状态中逃离了主战场,“我先回房间看书了,你们这帮杂碎慢慢玩。”

【小胜,是在害羞吧。】

绿谷舔了舔嘴唇,被牙齿磕到的地方还有点火辣辣地生疼,就像是爆豪的爱意一般,粗暴且让人无法忽视,。 

 

(心塞刀子bad end.ver)

英雄人偶一有时间就会来到医院,以“绿谷出久”的身份。

在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会坐在爆豪的床边,看着那张不会再变化的脸不缓不急地诉说着自己最近发生的事。

自他在任务中为了掩护同僚而中了“永眠”的个性之后,已经过了5年。这是他最静得下来听绿谷把话说完的一段日子,可是绿谷却无比怀念自己的话总是一开口就被打断的岁月。

那时的“小胜”生机勃勃的,不像是现在,安静得如同深埋在地底下的宝石——等待着魔咒被打破的那一刻才能重现他异常夺目耀眼的光芒。

无名指上的婚戒在夕阳的折射下熠熠生辉,让绿谷忍不住握住那只曾几何时一次又一次把自己轰开的手,放在唇边细细厮磨。

“小胜啊,这里还有等着你回来的人啊。”

不止是自己,还有属于他的家庭。

“废久(deku)叔叔!”

“啊,真是不好意思绿谷先生,都跟这孩子说了很多次不要这么叫了。”爆豪的妻子站在病房的门外神情尴尬,而孩子则过来抱住了他一口一个“废久”地叫了起来。

“没关系,那也是我的英雄名嘛。”

那是你帮我起的,最帅气的名字。

绿谷背过身悄悄地,用布满伤痕的手背,擦走了眼角溢出的名为“思念”的液体。


 
评论(5)
热度(32)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