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轰家被拆了吗》

看见 @杂食党的放飞 太太的脑洞神作:轰轰梦到了爆爆和自己老爸结婚了,突发奇想止不住手。

反正都是搞事了就搞彻底,我流J2粤配版本。(括号内为普通话翻译'w')

 
 
“哗搞边科?!距两条友又系度拆屋啊?”
(他们又怎么了?又在拆房子?)

下班回来的冬美看着一脸百感交集地坐在玄关的焦冻,感觉到今晚要在缺顶破墙的屋子里睡觉是在所难免的了。

自从作为现役no.2的胜己不知为何答应娶了万年no.2的自家老爸,这家的大部分收入就基本耗在了房屋修缮上。虽然说有胜己的朋友一直给他们提供8.8折的友情价,可是看着三天一小拆五天一大拆的祖屋,冬美心里也并不好受。

“焦冻,不如你出去搞掂距两个啦。”
(焦冻,不如你去摆平他们吧。)
虽然明知情况会往更加坏的方向发展,可是现在能阻止屋子里那两匹脱缰烈马的,大概也只有并列no.2的焦冻了。

“我先唔去。边个叫当初爆豪拣果条友都唔拣我,抵距死。”
(我才不要。谁让爆豪当初选那个人都不选我,活该。)
凡事只要一扯到老爸或者胜己,焦冻都会失去平日该有的理性。而同时牵扯上两个人的这件事,简直可以让他记恨一辈子了。

两姐弟就这样选择袖手旁观,在玄关处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知道夜色深了之后,听着里面充满活力的两人还没有息战的意思,两姐弟就选择了出去吃个饭再回来。

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两人拿着胜己最喜欢的那家咖喱饭的外卖回到本来应该是“家”的地方时,那里都快被夷为平地了。

“甘依家即系点?我今晚去边度训?我听朝一早仲要去出任务啵大佬。”
(那现在怎么办?我今晚去哪儿睡?明天还得大早上去出任务呢。)
焦冻理所当然地把责任全都推到了他爸身上。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走到了衣服都被烧没了半边的胜己身边,脱下外套打算披在他身上。

想是这么想的,然而却被胜己敏锐地一手拨开了。

“行开啊!唔想见到你地两仔爷啊依家!”
(你走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们父子两!)

“但系……”
(可是……)

“但咩系!哈次!”
(可是什么!哈啾!)

“喇,你睇,冻亲就唔好啦。”
(你看你看,冷着就不好了。)
焦冻抓紧机会把还带着自己温度的外套顺理成章地披到了胜己的身上,“万一你有咩伤风感冒头晕身兴,D任务就全部都交晒俾我去伽啦。”
(万一你身体不舒服了,任务就只能全部交给我去完成了。)

“啧。”觉得焦冻这个理由十分有理有据的胜己拢紧了上衣,还下意识地又往特意散发出热气的心机焦冻身边靠近了一点。

“爆豪噢噢噢噢噢噢噢!你惊冻亲嘅话番尼我身边啊!我都可以俾温暖你啊!”
(爆豪噢噢噢噢噢噢噢!你担心冷着了可以来我这边啊!我也可以给你温暖!)
几乎被炸到全身赤裸的安德瓦刹那间就打开了地狱之火,却让在场的其余三人都纷纷退到了更远的地方。

“讲真……我有时真系唔想认距系我老豆。”
(说真的……我有时候真的不想承认他是我爸。)

“家姐你尼个捻法我已经有咗28年。”
(姐,你这个想法我从28年前就有了。)

看着一脸绝望的两姐弟,作为轰家拆迁队元凶之一的胜己也有点良心上过意不去了,于是作出了一个提议,“喂,不如今晚番我屋企训算了,我打电话同我阿妈讲声。”
(喂,今晚就去我家睡吧,我打电话跟我妈说一声。)

“好啊!辛苦晒伯母啦!”
(好啊!那就麻烦爆豪妈妈了!)
冬美立即接受了这个提议,而心中暗喜的焦冻则对着那边被冷落的安德瓦比出了一个“我赢了”的手势。

“系啦爆豪,你饿唔饿?”
(对了爆豪,你饿不饿?)
俗语有云“要捉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要捉住他的胃”,而焦冻此时此刻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把汉高手,“我同家姐打包咗你最中意吃嘅咖喱饭番尼。”
(我和姐打包了你最爱吃的咖喱饭。)

“哦,唔该晒。”
(哦,谢了。)
果然被美食一秒俘虏的爆豪选了个勉强还能坐着的地方,从废墟里翻出了矮桌和座垫,于是三个人便这样和乐融融地把安德瓦完全晾在了一边,有说有笑地吃起了晚餐。

“我果份呢!”
(我的份呢!)
忍无可忍的安德瓦打算强行加入到饭桌,却被焦冻一个冰墙挡了下来,“哦,无买啵,一下唔记得咗。你甘犀利你自己开火煮啰。”
(哦,忘记了。你这么厉害倒是自己生火做饭去啊。)

“你两个究竟系未亲生伽!”
(你们两还是不是我亲生的!)

“我都想唔系。”
(我也想不是。)

“好啦好啦,再激你老豆高血压都尼啦。”
(好啦好啦,再气你爸他高血压都要犯了。)

今天的轰家,也一如既往的平和安定呢。

 

.end.

 

PS1:写完觉得十分对不起轰轰的妈妈(土下座)。大家要相信我也爱她的真的真的,我只是一时被太太的脑洞懵逼了双眼失去了理智。

 

PS2:以及我觉得轰爆这个tag用在这里是没有问题的(不知悔改),只是轰后面忽略了“全家”而已。今天也被(姓轰的)大家宠爱着呢爆杀卿。

 

 

 
评论
热度(12)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