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泉哥生贺 | 凛泉】以一生的时间作证》

当然是要祝泉泉新的一年也继续美丽动人啦× 

 

梦之咲有很多奇怪的规矩,这是濑名泉入学之后才知道的。

除了唱歌、跳舞诸如此类的职业培训,他们还需要接受很多其他方面的教育,例如“忍耐”。

“偶像”是为每日辛勤劳动的普通人带来爱与希望的职业,他们必须是光芒四射的、积极向上的,是美好之物的代名词。

换言之,他们只能是“正面”的。

在约束之下唱着、跳着、笑着,摒弃身为“人”负能量的一面。他们消耗着这样的自己,心甘情愿地作为他人“正能量”的养分。在观众可以看到的地方,“个性”不能全部展现。“偶像”只能让观众看到他们渴望看到的一面。

无形的规则无处不在,甚至有时会把濑名泉逼得有点窒息。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站在舞台上,因为这就是他选择的事业。

【那个家伙,居然没有出现。】

能在这样的气氛中还活得随心所欲的,他们队里就有一个——

那个被称为“小熊”的小吸血鬼。

作为梦之咲这一届备受瞩目的新星——朔间零的弟弟,不用想都知道那家伙顶着多大的压力。被比较、被嘲笑、被贬低,这大概就是一开始时他不愿意向自己道明姓氏的原因。

一般人都觉得他这懒散的态度大概就是自暴自弃了,可是只要看过他训练时的模样,就能透过那赤红的瞳眸中看出,他对“偶像”怀有的执着。

该休息的时候懒散得比任何人放肆,该认真的时候则是付出比别人不止多一倍的汗水。更多的人都只看到他在睡觉、在偷懒的样子,只有身为队员的濑名泉看到过,那个人也会因为比赛输掉时,在后台咬紧牙关不让打转的泪水落下。

【那时候,果然应该去抱他一下吗?】

还在思量着这样的事情时,和自己一样来拍生日特辑的朔间零走到了他的面前。正面相对时才真正感受到了对方不枉“天才”二字的光芒,但那魅惑人心的危险的气息也就维持了不到几秒的时间。

在闪耀的“偶像”和重度的“弟控”之间可以如此切换自如的,大概也只有眼前的朔间零了。

“濑名,有看到吾辈的凛月来过吗?”

“没有。”濑名泉说了谎。他分明看到了有一颗朔间零同色脑袋正在门外鬼鬼崇崇地晃荡。

“朔间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脸色很差。要吃点东西吗?”濑名泉从包里掏出了一根巧克力递给了朔间零。后者接过之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哦呀,没想到濑名会带着这种东西。吾辈一直以为汝只喝水的来着。”

“别这么说,我还一直以为你们吸血鬼只吸血呢。”濑名泉接着朔间零的话开了个不咸不淡的玩笑,一下子逗乐了还啃着巧克力条的吸血鬼。

长而浓密的睫毛笑得一颤一颤的,和那家伙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

【基因真可怕。】

在被对方发现之前,濑名泉连忙转移了视线。

“那吾辈先回去了,谢谢汝的巧克力哦,感觉是凛月会喜欢的味道呢。”

“哦,是嘛。”

【因为本来就是为了你家的笨蛋弟弟准备的。】

就如朔间零所说的一样,这种高热量的东西出现在他的包里简直可以入围“梦之咲十大不可思议事件”。如果不是那个家伙总是没睡醒就捉着自己的手指啃,还说着什么“不给零食就把小濑吃掉”这样任性的话,濑名泉根本就连碰到这种甜得发腻的东西都觉得是罪过。

待朔间零的脚步声远离之后,另外一只吸血鬼立马就溜进来挂在了濑名泉的身上。那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都快要累得散架了,比平日更过分地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背上。

“喂,我今天很累了。不想被骂就走开。”

“小濑好冷淡。”

“你果然是过来找骂的吗。”濑名泉不是没有期待过他过来为自己庆祝生日,倒不如说刚刚整个拍摄期间他都在考虑这样的事。这是他在梦之咲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不可能不期待恋人的反应。

而正是因为期待和现实的落差,才让他变得比往日还要焦躁几分。

“小濑明明知道我是来帮你庆祝生日的,还在闹别扭。”

“我才没有。是说你哥那边不要紧吗?”现在他的表现简直就和他最不屑的恋爱脑高中生无异。可是反应过来哪里不对的时候,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因为他吃醋的可爱反应,朔间凛月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他捧着濑名泉的脸轻啄了一口,一下就把恋人的脸烧得通红。

“笨蛋兄长那边只要糊弄一下就过去了。”他像是猫一样意犹未尽地蹭着濑名泉的脸,手不安分地伸到马甲里,隔着衬衣感受着恋人随着他指尖的动作而上升的体温,“当然是小濑比较重要。”

“简直像是三流电视剧里人渣花心男的发言。”在事态变得更不可描述之前,濑名泉及时拍开了朔间凛月的手。虽然这样的方式也很浪漫且毕生难忘,但就本质而言濑名泉也还是一个严守校规、有分寸的“前辈”。

“小濑原来会看三流电视剧的吗?”悻悻地收回了手的朔间凛月不留情面地反驳了一句,表情继而变得认真得让人生畏,“而且,我对小濑可是一心一意的。”直直盯着他看的红瞳就像是在施什么法术一般,让濑名泉完全无法移开视线。

“怎么样小濑,再次被我迷倒了吗?”就像是突然开启一样,朔间凛月又突然关掉了他“认真模式”的开关,一脸天真地歪着头向濑名泉明知故问道。

“没……嗯。”濑名泉别过了头,但随即被恋人掰过来、强行再次对上那带着蛊惑作用的目光,“脸都变成我眼睛的颜色了,小濑真是不坦率。”

“……”本来就喜欢好看脸蛋的濑名泉不得不说在那一刻是心动了,但是承认这种事他自然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玩够了的朔间凛月掐了掐他的脸蛋,“下次不能再随随便便被被人迷倒了哦,即便是那个长得和我很像的家伙。”

【原来是因为刚刚的事吗……】

虽然早就知道自家恋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醋坛子,但是连哥哥的醋也乱吃这点,让濑名泉反倒觉得他有点可爱过头了。

“小濑又在坏笑了。”朔间凛月不满地噘着嘴,“我可是很认真的啊。”

”是是。”丝毫没有悔改意思的濑名泉看了看时间,“那,现在是要怎样?距离今天结束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了。”

没有提出回家睡觉之类更符合“濑名泉”的答案,他选择了把最后的惊喜留给了这个小吸血鬼恋人来布置。
“我们去兜风吧,因为是小濑的生日所以由我来当司机”朔间凛月的指尖转冻着那串从濑名泉那里顺过来的车钥匙,提出了一个惊吓度十足的提议。

“我拒绝,我不想死在生日这天。”濑名泉果断地拒绝了,他可不知道朔间凛月什么时候还有“开车”这个技能。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啊,我可是有好好考过车牌的。”眼见自家恋人不加掩饰的“不信任”写满了整张脸,朔间凛月无耐之下只好启动了应急计划——

把濑名泉扛起来就跑并安放到摩托车后座。

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朔间凛月帮他带好安全帽之后就踩下了油门。怕是担心还没回过神来的濑名泉会因为惯性飞出去,朔间凛月一手捉紧他的手怀在自己腰上,只用一手控制着车把。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好一段路之后,濑名泉才在一个转弯处清醒过来,“朔间凛月你是不是疯了!快给我两只手都抓好车把!”

“小濑先答应我中途不跳车。”

“我怎么会做那种蠢事!”为了证明自己的确不会这么做。濑名泉整个人都伏在了朔间凛月的后背上,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腰,“这样就可以了吧!”

“唔哦,小濑好积极呢!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要保持到终点哦。”话是这么说,然而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好终点是在哪里。从海面那边吹过来的风混着小濑吐露在自己后背的呼吸,让他觉得即便这样一直开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沿海的公路在深夜寂静无比,只有远处唰啦啦的海浪声以及底下传来的马达的轰鸣。两人默契地保持不尴尬的沉默,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静。

时间在这时候仿佛被拉成了永恒的形状,和稍带腥味的海风一起、和被路灯削弱得所剩无几的点点星光一起、和怀里这个愿意为了自己做这些傻劲十足的人一起,刻进在了濑名泉的记忆中。

也不知道开了多久,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还在11月2日里面,两人随便选了一片可以走下沙滩的地方停下,倚靠在栏杆上吹着海风。

“小濑,下去走走吗?”

“不了,会弄脏鞋……呀!”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恋人横抱着冲下了海滩。细软的沙子让朔间凛月的步伐一下子变得有点踉跄,但他还是笑得像个孩子一般低头向他说道,“来都来了,小濑这样很不上道哦。”

知道自己重量的濑名泉尖叫着让恋人把他放下来,朔间凛月却不知是在坚持什么一般,直到双手都在微微发颤了还在死撑着。

“对了小濑,摸一下我的口袋,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你放我下来,然后自己拿不行吗。”

“可是我想再抱小濑一下嘛。”

“啧,麻烦。”

一开始摸错了的濑名泉经由他的目光提示换到了左边的口袋,但并没有摸出什么来。

“没有啊,是不是路上丢了。”

“小濑再摸下去一点啦。”两个大男生在深夜的海边以别扭的姿势交缠在一起,所幸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路人经过。

经过了好一阵子的摸索之后,濑名泉终于在口袋底部摸到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物体。小心翼翼地掏出来看,原来是一枚戒指。他一眼就知道这不是市面上贩卖的商品,倒不是因为手作的痕迹,而是因为这样的款式一看就是为了他而准备的。

只有面前这个深知他一切喜好的人,才能打造出如此完美的礼物。

“小濑,生日快乐。”

比起道谢,濑名泉觉得此时还是一个深怀爱意的亲吻比较能表达出他的心意。

收到意料之外回礼的朔间凛月惊得一下没有站稳,往后了两步之后终于还是带着怀里的人一起摔到了沙面上。

“小熊你这个笨蛋。”气氛被打破了的濑名泉忿忿不平地对着那人的头就是一阵猛锤,随后又心疼地拿起他的手掌看了看,“有没有摔到什么地方。”

“好痛好痛哦,要小濑亲亲才能起来了。”朔间凛月特意地撅起了嘴对着已经面红耳赤的濑名泉。意识到自己的确也有错的他只能闭上眼睛,在满脸期待的恋人脸上猛嗑了一下。

原地满血复活的朔间凛月坐起了身子,依然把濑名泉圈在自己的怀里,“我帮小濑带上吧,嘻嘻,像是在结婚一样呢。”

“说什么傻话。”这么说着的濑名泉还是自然而然地伸出了手,却遇到了极其尴尬的一瞬——

“啊咧,小濑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明明就是你这个笨熊连尺寸都搞错了!”

戒指微妙地卡在了右手无名指的第二个指关节上,不想伤到恋人的朔间凛月也只好打着哈哈止住了手。

“好啦好啦,小濑别气嘛。这就当做是订婚礼物。结婚的戒指我不会再搞错的了。”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自说自话的,谁要跟你结婚了!”

“小濑不是都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出来了吗?”狡黠的吸血鬼用吻代替了戒指落在濑名泉的无名指上,“这不就是在说‘我愿意’了吗,小濑?”

 

.end.

 

 

 

 

PS1:两个我爱的海景房大佬一齐生日真是不得了。

当然要祝大泉哥新的一年也白白胖胖啦~(被一网球拍拍飞)

PS2:一开始的部分有点沉重,是最近开始试水舞台坑的一点点感悟。

长这么大个人真的是从这个游戏才开始“追星”。然后感觉这种燃烧自己为粉丝带来爱与希望的职业,在这个快时代之下真的有点悲壮的意味。

PS3:第一次敲如此认真的生贺,写得十分开心。其实还有一句中途想到了可是怎么都塞不进去。

“下一年的生日,我就不止占用小濑最后一个小时而已了。”

【即便不是生日的时间也早就被你占满了啊,笨蛋小熊。】

 

 

 
评论
热度(32)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