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杰paro】你好,请问可以娶走你们村的勇者吗?》

帮闲闲掰的十杰paro全员脱线本。

原定是CP出,现在,好像,窗了……所以放出来。 

看看就好,不要当真,我觉得我耗尽了我的搞笑细胞 。

(以及希望我自己可以顺利关窗……)

 

新的一天到来了,雄英村也一如既往的安定平和。

除了绿谷出久家有点意外的喧嚣。

“妈妈!你之前说过等我成年了就让我去冒险的是吧!”16岁的绿谷出久还来不及咽下妈妈替他准备的蛋糕,就背好了他简陋的行囊准备出门。

“那当然只是骗你的话啊!妈妈怎么知道自己生了个16岁还相信‘吞下欧尔迈特头发的勇者可以获得神秘力量’这种荒诞话的孩子呢!”

“妈妈,你是阻挡不了我去朝圣的脚……”

“一大早上的吵死了啊臭久!”刚从森林里遛龙回来的爆豪胜己像往日一样踹飞了绿谷家的门。本想继续一顿臭骂的他看到绿谷背后比龙还可怕的绿谷妈妈,一下子就熄火了,温驯得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被吓懵了的绿谷甚至看到了金发少年背后带上了闪闪发光的背景框。

“阿姨早上好,门我等下就帮您换好。”

“那可真是麻烦你了,可靠的小胜哦。”

听着妈妈亲昵地称呼自家竹马的小名,绿谷出久一瞬间忘了自己还要赶着出门的事,站在还缺了个门的自家门口就和妈妈争辩起来。

“妈妈!说了多少遍了!‘小胜’只有我才能叫的!”

“哦呵呵,那妈妈叫‘小胜’做‘胜己’会比较好?”

“问题不在这里吧!妈妈就不能像称呼村口铁匠家儿子做‘切岛君’一样,叫‘小胜’做‘爆豪君’之类的吗!呐!小胜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无端被扯入了纷争一脸毫无所谓,内心实际上也的确毫无波动地挠了挠头,“吓?我觉得阿姨怎么叫都没什么所谓啊。倒是臭久你!一口一个小胜小胜的烦死了!”

就在一场家暴,啊不,一场男孩子之间的斗殴一触即发之际,骑士饭田天哉从马上一跃而下,挡在了两人中间,“快停下!区区驯龙师不能对我们的准.王妃动粗!”

大家面面相觑地停住了手,看诊骑着半红半白马的王子一个三六十度旋转翻身下马并单膝跪在地上。万籁俱寂之际,大家似乎听到了什么碎掉了的声音。

“轰殿下!你的膝盖没事吧!”

“我,没事……”

王子面露难色地跪在地上迟迟起不来,直到绿谷出久卸下了自己肩上小山一般的行囊飞扑到他的身边,“天啊!膝盖碎掉了的话可不得了!上来,我背你去看医生吧!”

“那就,麻烦你……”

“等等!你刚刚明明说了你没事吧!”

“从刚刚那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事了,而且很严重。”

眼看面带可疑红晕的王子即将跨上竹马既不宽广又不结实的后背,爆豪胜己毫不犹豫地踹开了已经蹲下的绿谷出久,把自家的龙拉到了轰焦冻面前,“上来,让旺财背你去。”

“我有绿谷君背我就可以了。”没想到王子居然想都没想就回绝了驯龙师的好意。一旁趴在地上的绿谷出久只感觉新的一轮战争似乎在所难免了,要知道那可是竹马第一次邀请别人去骑他的专属座驾啊!

“你说什么!我家旺财有什么地方比不上臭久了?吓?”

“名字上就输了。”完全无视爆豪胜己外溢的怒气,轰焦冻认真地回应了他的挑倖。“绿谷君的名字,那可是比荞麦面更打动人心的美好存在,岂是你家那带着粗俗名字的龙可以比拟的。”

因为槽点太多根本不知从何吐起的绿谷出久陷入了混乱,嘴上一直念念有词地分析着什么,但反倒让这个场面看上去更加可疑了。

“总之,果然还是先去看医生吧……”

“绿谷君请先不要说话!\臭久你他妈给我住口!”两人在这种地方倒是意外的高度协调,“我们现在可是在说比去医院要重要多了的事!”

“诶!在说什么在说什么!出久君你家今天好热闹啊!大家是来庆祝你生日的吗!”路过的丽日御茶子完全没有读懂现场的空气,连蹦带跳就走到了大家中间来。

“喂,大饼脸,来得正好!”爆豪胜己扬手把她招呼了过去,“现在是紧急事态。”

“?!”丽日御茶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连眼眸中都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难道说是终于有人要对出久君出手了吗?我!‘绿谷出久后援会金卡会员001号’——丽日御茶子可绝不饶恕!”

“那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后援会啊!”

“顺便一提妈妈是会员002哦!”

“我不想知道这些啦!”

还没等绿谷出久从这样的震惊中缓过来,轰焦冻就说出了更加惊人的话,“那个‘绿谷出久后援会’要怎样加入!”

爆豪胜己和丽日御茶子光明正大地交换了一个“计划通”的眼神,从不知哪里掏出了纸笔,“你在这里留下个人信息,在最下面签个名,然后先预交一年年费就可以了。会员卡我们之后会寄到你留下的住址,会刊和相关周边目录也会定期发送过去。”

“好的。”轰焦冻以行云流水之势完成了所有程序,开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等等!突然感觉我是不是被最亲近的人卖出去了!”绿谷出久用不再相信这个世界的目光看着正在愉快数钱的丽日御茶子,一手还紧紧掐着自己的脸,“这不是真的!果然是梦吧!是梦吧!”

“呀,被出久君知道了果然不太好呢。爆豪君,我们像之前一样做吧!”

“正有此意。”爆豪胜己站在跌坐在地上的可怜少年面前,抡起了他弘二头肌过分发达的右臂,“臭久,可能会有一点点痛哦。不过被我揍习惯了的你应该没有关系吧!”

绿谷出久,16岁,享年,啊不,在生日当天被竹马打晕在自己门口。

之后,一行人行色匆匆地把他送往药剂师蛙吹梅雨家中。在路上,尽职尽责的骑士还问了满脸春风的王子一句,“轰殿下,这样真的好吗……我是说,关于迎娶绿谷出久的事……”

“企图一个人占有他是我太不成熟了。”轰焦冻回头用一个可以秒杀雄英村8个月至80岁雌性生物的微笑说到,“他,可是属于大家的天使啊。”

来到蛙吹梅雨那个异常潮湿的家(洞穴?)中的时候,大家隐约听到了什么不得了来到声音。

“唔……蛙吹医生。”

“说过要叫我小梅雨的呱。”

“还没可以……吗?”

“再忍耐一下,小响香是出色的战士呱。”

正当大家准备退出去的时候,一根长长的舌头已经缠在了丽日御茶子的腰上,“过来呱,这边马上就可以了。”

捏着绿谷出久的鼻子灌下喝下一整碗青蛙色的浓稠药汁之后,蛙吹梅雨用舌头在爆豪胜己和丽日御茶子的头上猛敲了一下,“不能因为我这里有‘遗忘’的药就乱来啊!小出久是你们重要的人吧!”

“也是我重要的人。”坐在后排的轰非得强行刷一下存在感,高高举起了手。

“呱,这次连王子大人也进入这个邪教了了,真是不得了呢。”

“我觉得很有必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这个有着积极意义的教会。”轰焦冻显然已经听不进去她说的话里,满眼中只有回去就打到自己父王夺取王权并把“绿谷出久后援会”奉为国教的熊熊野心。

另一方面,相泽消太摸着呈现洞穴中情景的玻璃球一脸幸灾乐祸,嘲讽着还在城堡的角落里缩成一团的欧尔迈特,“你的头号粉丝被消除记忆了呢,看来你的退休日程又要被延后了啊。”

“绿谷少年啊!请务必要记住这里还有一个大叔在等着你来嚼他的头发啊!”今天也在等着人来继承他“最强圣剑士”之名的欧尔迈特,发出了绝望的哀嚎。

 

.end.

 
评论(3)
热度(15)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