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胜】我养的喵S就是这么可爱!(试阅.第一章)》

 

英雄铲屎官轰轰与绿谷喵&爆豪喵的愉快(?)日常

 

 

 

1月.轰先生独居生活的结束

 

轰焦冻可以和猫进行无障碍交流,这是最近偶然发现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是觉醒了新的个性,但后来才知道似乎只对一只特定的猫有效。因此比起“个性”,他更倾向于把这现象称呼为“命运”。

当然,堂堂英雄焦冻也并非是一个沉迷于“命运”这种故弄玄虚之事的人,但是对于他和他现在怀里的墨绿小猫的相遇,他并不讨厌用这个词向他人解说。

 

回想相遇的那天,轰焦冻和平日一样在事务所处理公事直到深夜。

工作并没有规定要留在公司完成,只是他一想到回家也是对着四堵了无生气的墙,就觉得还不如呆在有植物(办公桌标配——防辐射仙人掌)、有动物(乐趣是装死的两条风水鱼)的温馨办公室里迎来新年的钟声。

虽然说是“家”,实际上也只是他在事务所附近的租的一个单间。

单间对于单身的他而言不大不小,一房一厅,还带个开放式厨房。他每周都会请人过来打扫卫生,把本来就整洁得没什么好挑剔的单间打理得更加没有生活气息。除了生活必需品以外,他的单间几乎可以用“空荡荡”来形容。所幸他本来也不是一个怕寂寞的人,而且除了补眠以外呆在那里的时间也并不多。

在成为职业英雄以来,他就维持着事务所、案发地点、出租单间三点一线的生活。即便是难得的休息日,比起电影院也更喜欢租借光盘回家里一个人看、比起去图书馆更喜欢提前在亚马逊上下单等着快递员送上门。

就本质上而言,他也并非是人们口中的宅系男子,在学生时期甚至还是活跃的户外派。只是成为公众人物之后,他就越发觉得可以不出门就能解决的事,就没有必要冒着被粉丝围堵的风险、花上至少一个小时来易装出门了。

距离2017年还有不到1小时。

但对于轰焦冻来说,一年的最后一天和其他365天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真要说的话,连新年愿望也和往年的一模一样——依然是“世界和平”。哪怕这世界哪天要是真的和平,他就要面临失业危机了。

【真失业了就去丽日的公司当偶像吧。】

这里提到的丽日御茶子是他的高中同学,毕业之后成立了一家英雄偶像公司。虽然知道轰焦冻现在是当红NO.1英雄,也依然不时半打趣半认真地说要招募他到自己的公司。

“微笑(和英俊的脸)才是拯救人类的‘最强个性’哦!”

“如果你能教会我‘微笑’的话,我可能会考虑一下。”虽然不是有心去留意自己相关的综艺节目,媒体对于他“面瘫”这点上的吐槽还是让他挺在意的。

【老是对着那个老头子,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该笑了。】

当然,家庭恩怨也不是可以随便拿到台面上说的话。虽然能扒的黑料也早已被报道得七七八八,可是“媒体猜想”和“当事人爆料”所带来的影响,大概就像是“轰焦冻今早起床煎了个荷包蛋”和“轰焦冻今早在某女星家煎了个荷包蛋”,连5岁的小女生都知道差别在哪里。

该做的事都做完之后,轰焦冻关好电脑、起身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室内的暖气闷得他有点喘不过气,便打开了窗户任由12月的冷冷夜风灌进只有他一个人的偌大空间。

一热、一冷,就像是他身体里势均力敌的两股力量,莫名的熟悉感让他在工作中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下来。

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偶尔会像现在这样、用自己的个性玩点小把戏——用右手做出小小的冰晶,或是花朵的形状或是荞麦面的形状,而今天的他心血来潮做了个猫咪形状的;接着,他用左手释出小小的火苗、快速地把冰晶气化,水蒸气就会在一瞬间保持冰晶原有的形状,但在下一秒就被无情的夜风稀释分解。

看着那小小的猫咪冰晶消散之后,轰焦冻似乎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声尖细的猫叫。

【唔,出现幻听了吗?】

没有特别在意的轰焦冻想着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好了,却在关上窗的瞬间确切地听到了有人在叫他。这回不是猫叫声了,是确确切切的人声,不如说,是刚刚那猫的声音在说着人话。

“英,英雄焦冻先生!请你救救小胜吧!”

轰焦冻探出了身子往下面看,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虽然说是倒数和初诣的高峰时期,但是在办公区域依然冷清得和平常无异。怕是自己看走眼了的轰焦冻揉了揉眼睛再确认了一次,空荡荡的街道上依然空无一人。

“英雄焦冻先生!我在这里!”那微弱的声音不依不饶地响起。而这次,轰焦冻终于在路灯下面发现了一只小小的墨绿色猫咪,而且正在仰头对着自己说话。

【现在连猫星人都知道“出门有事找焦冻”了吗?!】轰焦冻难得地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他是看不出那只猫的脸上神情着急不着急,但从语气上听上去,的确是急需他挺身而出的时候。

“那个……小猫咪?”出于让人叹为观止的职业素养,轰焦冻在一瞬间就战胜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决定出手相助,“我现在就下来,你可以在原地等我一下吗?”

“嗯,好的!谢谢英雄焦冻先生!”猫咪的礼节甚至比他平日遇到的熊孩子还要好,听他这么一说便乖巧地蹲坐在了电灯柱旁。

待轰焦冻以出任务时的速度关好电源、锁好门、再冲出办公楼的时候,小猫已经冲到了他的脚边,绕着他的脚踝焦虑地打圈,“英雄焦冻先生!小胜它!请快跟我过来!”那瞪得圆圆的绿色瞳眸完全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虽说从他回了它的话之后就已经没有打算反悔了。

想着那比自己想象中还小的猫咪在雪地上行走大概很困难,轰焦冻没有多问就双手抱起了它,把它捧到了和自己视线持平的地方认真地问道,“那个‘小胜’现在在哪里呢?”

被突然抱起的猫咪大概是被吓到了,双腿乱蹬着喵呜喵呜了好一阵子才说回了人话,用鼻尖撇了撇“小胜”所在的方向,“小胜在街心公园那边!”

“好的。”由于不知道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轰焦冻在确定好位置之后就开始了全速奔跑。

风刷刷地在他耳边擦过,怀里的猫咪不知道是因为焦虑还是寒冷而瑟瑟发抖。他于是暗暗调节了一下左半边身体的温度,把猫咪往更靠近心脏的位置上搂了搂。

“英雄焦冻先生很温柔呢。”猫咪毛茸茸的小脑袋往他的大衣上蹭了蹭,小小的爪子搭在他的指尖上,“都没有怀疑过猫为什么会说话就跟着我来了。”

“遇到有困难的人是不需要问为什么的。”这话并不是耍帅,而是轰焦冻的确打心底里是这么想的。他此时唯憾自己的速度不能再快一点,“你很重视‘小胜’吧,现在第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他救出来。至于其他的事,之后你愿意说的话我都会听的。”

一人一猫转眼之间就来到了街心公园。轰焦冻前脚刚踏入公园,猫咪就心急地挣脱开了他的怀抱,箭一般冲到了水泥做的半圆小城堡里,“英雄焦冻先生!这边!”

身长一米八有好几的轰焦冻蜷缩着身子钻到“城堡”里,看到了墨绿色的猫咪旁边躺了一只胸腔急促起伏着、浑身是血的浅金色猫咪。

{小胜!小胜你听得到吗!我带人过来救你了!}

{叽里呱啦地吵死了……我才没有弱到这个地步,废久!}

两只猫用轰焦冻听不懂的喵呀喵呀沟通着,那只应该是“小胜”的猫咪明明看上去已经很虚弱了,却还是拼劲全力地跟墨绿色的猫咪争执着,甚至还用伤得不轻的爪子推了它的朋友一把。

听着让人毫无头绪地猫叫声,轰焦冻以为自己能听懂“猫语”的能力已经没了。虽然这让他有点沮丧,但眼下明显不是去担心这个的时候:顾不上两只猫究竟在争执什么的轰焦冻解下了围巾,轻手轻脚地拢住了那只伤痕累累的猫咪,“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说什么,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一趟宠物医院。”

说着,他一手搂着浅金色猫咪,一手把墨绿色猫咪攒在了大衣口袋里。多年以来成为一个“有猫之人”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还一来就是双喜临门,但轰焦冻此刻丝毫没有庆祝的心情,而是果断地搜索起附近还开着的宠物医院。

可惜大概是由于年末,别说是附近了,连方圆几十公里之内的未能搜出一家“营业中”的宠物医院。感受着刚刚还张横跋扈的浅金色猫咪在自己的怀里哆嗦个不停,轰焦冻一边有提高了一点体温,一边顶着满头的汗思量着对策。

【对了!还有那个人——】

虽然大晚上的还是年末,去骚扰别人绝非权宜之举。但轰焦冻现在能想到的救星,就只有自己高中时的校医了。

兴庆自己有着“保留所有老师电话”习惯的轰焦冻翻开了通讯录,紧接着拨通了恢复女郎的电话——

“喂?是轰同学吗?好久不见哦,还是该说新年快乐来着?”

“是我,恢复女郎!”轰焦冻连礼节都顾不上了,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请问你能治好猫咪吗?”

半个小时之后,轰焦冻终于来到了恢复女郎的住处。一路上避开所有被新年倒数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街道可花了他不少功夫,何况这还是他第一次抱着猫咪开车。

绿色的猫咪在车上跟他自爆了姓名:“绿谷”这个名字感觉和他十分相称,让人不得不佩服一下猫咪的起名能力。但当他问起来另外一只是否叫“小胜”的时候,却遭到了意料之外的否认,“我希望英雄焦冻先生称呼他为‘爆豪’。”怀里已经不知睡过去还是昏迷过去的猫咪听到这里也抖了抖耳朵,似乎是在认同他的说法。

【所以“小胜”是昵称之类的吗?这两只猫咪的关系有点神奇啊。】

不知该从哪里问起的轰焦冻选择了闭嘴开车。而绿谷也没有再和他搭话,只是静静地从口袋里爬了出来,蹭着爆豪的小脑袋依偎在他旁边。

 

.tbc.

 
评论(5)
热度(54)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