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s全员】从今夜开始,我无惧光芒》

栗宝生贺本解禁,于是放出来!

能和大家一起搞本本真的太好了,找到了温暖组织 !

如果有多少表现出栗宝那种“脸上云淡风轻,心里全都记得”的感觉,就真是太好了。

愿世界对这个怕寂寞的孩子温柔以待。

 

* * *

 

“自己的生日”之类的事,凛月从来是不太在意的。

比起不在意,更准确来说是根本没想过要去记住。之前在访谈中被主持人问起来时,他还装作认真地想了一下。然而认真的时间还没持续1分钟,就企图歪着头随便卖个萌糊弄过去了。最后还是坐在隔壁的岚作为控场老手打破了迷之沉寂,打着哈哈帮他公布了答案。然而就连岚也没有想到是,凛月居然会一脸佩服地看着他鼓掌,似乎是见证了什么比自己的身世更加不可思议的事,“小鸣果然好厉害啊,比我记得还清楚呢。”

虽然对自己的生日是这样的态度,但身边重要的人的生日,他可是记得比谁都要清楚。每每在那人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就兴致勃勃地占着家里的厨房大肆捣鼓,然后在当天为寿星公亲手送上视觉冲击十足的生日蛋糕。即便大家收到的时候心情都难免有点复杂,但从来都没有谁会拒绝,毕竟这是平时只会撒娇的吸血鬼难得的关心。泉有次把蛋糕拍了照发上推之后,有不明情况的粉丝在下面留了句“诶,濑名君不要吃这样的东西啦,会拉肚子的”。明明诋毁的是天天在部活室里和自己斗嘴的麻烦制造机,泉却差点因为痛怼那个可怜的粉丝而引发了Knights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公关事件。

偶像的时间并不会因为受到神的眷恋而比一般人更多,很快,大家就迎来了新的学期以及凛月加入knights之后的第一次生日。本人倒是和平日一样在放学后就来到部活室的床上倒头大睡,全然没有发觉队友们和小杏在门外的窃窃私语。

“凛月君真的是那种会完全不记得自己生日的人吗?我记得他似乎很留意大家的生日啊。”一直担心计划会穿帮的小杏小声问了一句,立马被泉毫不留情地反驳道,“事到如今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吗?”

一旁的岚为了避免内部起哄,连忙跳出来挡在了两人的中间,“呀,小泉对小杏说话的语气不要这么重嘛真是的,不会体谅少女心的男人是不会受欢迎的哦。”完全无视这妈妈般的说教,泉烦躁地推开了岚凑得太近了的脸,“我还轮不着你个娘娘腔对我说教!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后辈!啊——超烦人!星期五的这个时间我明明应该在尾随游君回家的路上才对!”

听着这样赤裸裸的犯罪宣言,作为队里最后的良心的司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放下了手中捧着的饼干,义正言辞地冲到泉的鼻尖下说,“不要用‘我今天吃了块草莓味饼干’的口吻说出这种crime的事情啊濑名前辈,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不gentle了。”面对这一波接一波的指责,泉已经顾不得自己“脸就是偶像的一切”的信条了,一把掐住司吃得鼓鼓的双颊就直接开刷,“你这小子又在吃零食!还有没有点身为偶像的自觉了!”“有什么关系嘛,我的体质和濑名前辈又不一样,咕呜呜呜。”

麻烦的事似乎永远不会给人歇息的机会,泉还没对付完手上的司,就看到一个更让人想揍飞的橙色脑袋凑了上来。“哗!大家吵吵闹闹地聚在这里干什么呢?不要提醒我哦,我要开始我的妄想了!呜呜呜小杏为什么要捂住我的嘴?是制作人在联合骑士们一起叛变谋杀‘王’吗?唔哦哦!inspiration要来了!”在事态还没发展成“失控的队长在走道上乱涂乱画,结果knights全员被路过的副会长强行要求留校打扫卫生”之前,眼明手快的泉伸手夺走了leo手上的马克笔。只是没想到这个缺乏常识的人紧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另外一支,“哈哈哈哈,要打败我你果然还早着啊濑名!”

“大家!再玩闹下去演唱会就要迟到了!”差点就被大家的节奏带跑偏了的小杏紧张地吼了一声。本来还在吵吵闹闹的骑士们一下子就全都安静下来了,只有leo还在兴奋的碎碎念,“对哦,今天可是有校外委托的日子呢!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么忙的时候接工作?唔……想起来了,快要想起来了!是因为凛月的生日是吧!唔?主角本人呢?哦哦哦,我们是要先到里面去喊醒他是吗?喂!凛月!王来给你说生……唔唔唔!”

“现在说出来不是就没有意义了吗!你这个笨蛋国王也学会看看气氛啊!”泉一边说着一边用和平日没差的恶劣态度破门而进,抬起脚就往搂着被子睡成了一条虫子状的凛月踩了踩,“起来了起来了小熊!说好的吸血鬼在太阳下山后就会诈尸复活活蹦乱跳呢?”

“唔,小濑真是一如既往出吵啊。还有吸血鬼又不是丧尸,才不会诈尸复活什么的。”嘴上这么嫌弃着,凛月今天倒是没有怎么赖床,顶着一头睡得炸开了的乱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就起来了,“大家好慢啊今天,守时不也是‘骑士’的基本准则吗?连我这个老人家都好好遵守了,你们也不要这么懈怠啊真是。哈啊——小杏过来先给我吸两口吧,不然我等下在台上说不定会饿得倒下哦。”一边说着,起床气十足的吸血鬼已经挪到了小杏的身边,软趴趴地像毯子一样挂在她的身上。

已经习惯了的小杏倒是也随着凛月了,还掏出了梳子帮他梳理头发。倒是司的反应一如既往的过激,让人不禁感慨情窦初开的小少爷真是个惹不得的定时炸弹。“说了多少次凛月前辈你这是性骚扰!snacks的话我这里有很多,你要是真的饿了请吃这些!”司说着就拉开了书包的拉链,里面果然都是各种零食。他满脸困扰地在其中挑出了几样塞到凛月手中,那表情简直是要和心爱的孩子生离死别一般,“来给你,现在可以放开姐姐大人了吗?”

眼尖的凛月瞄到了他的书包里有最近小卖部很难才能抢到的桃子味乳酸碳酸饮料,虽然并非喜欢尝新,但是出于使坏的心他还是更紧地搂住了脸红到了耳背的小杏,“小朱如果把那个也给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嗯,那个桃子碳酸。”明显感觉到了凛月是在戏弄自己又无计可施的司只能忍痛割爱,颤巍巍地递过了那瓶想在演出后好好享用的粉色饮料,“为了保护姐姐大人,这点程度的牺牲……呜,在所不惜!”

“为了一瓶碳酸就哭泣的骑士很难说得上可靠哦。不过看出来对‘姐姐大人’是真心的了,乖孩子乖孩子。”玩够了的凛月把那瓶粉色的碳酸交到了小杏的手上,并轻轻把她推到了司的身边,“只是老人家可喝不惯这些奇奇怪怪的新口味啊,就送给小杏当营养品吧。桃子味道的血液说不定很有夏天的感觉呢。”

“前辈们还真的是一个两个都完全没有骑士的感觉啊!我当初究竟是为什么要加入的啦!”说不过凛月的司像小孩子一样扑到小杏的身上,感受到对方坏心眼的视线后又立马弹开了。看到了有趣反应的吸血鬼捂着嘴偷笑,“没想到我们的末子是个意外大胆的偷腥小猫呀。不过真的后悔的话,现在提交退出申请也还来得及哦。”

“我不会退出的!骑士擅自退出的话,任性的王又会跑路了吧!我可不是这样不负责任的 人!”连凛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句玩笑会让末子做出这么认真的答复,不过不得不承认,现在的Knights正是他们五人在混沌中一路披荆斩棘地维持下来的。相聚已是命运的安排,更何况成为彼此可以安心交出后辈的战友。

“那我们这帮一点都没有前辈样子的‘骑士’和一言不合就跑路的‘王’,就要继续麻烦你这个小少爷啦。”凛月拍了拍司的肩膀,优哉游哉地睁开了一直半眯的红色瞳眸,“太阳终于下山了呢,接下来就是我大活跃的时间啦!感觉今天大家都特别的不着急诶,是终于被我传染了吗?”

“啊!糟糕,演出!”一向谨慎的小杏今天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明明一直默默想着不能被带节奏,最后还是难逃一劫,“现在可不是打打闹闹的时间了!大家赶紧!”

“真是够迟钝的!现在才想起来吗!只希望等下在路上别遇上塞车吧。”泉一边忿忿不平地吐槽着,一边把大家赶出部活室,“好了好了动起来骑士们,别再磨磨蹭蹭的了!”leo再次兴奋地掏出马克笔在泉的背后悄悄写起了曲谱,“对啊!是时候让大家久违地感受一下由我带领着的骑士们的英姿了!”

【先不说凛月君有没有察觉到,感觉大家的士气都已经完全偏离主题了啊!】很想说出口又只能憋在心里的小杏心事重重的样子走在了最后,还是敏锐的岚一下子就猜中了少女的担心,“别看大家这个样子,其实都有好好记得的哦,安心啦小杏!”

“嗯!”小杏想着既然岚都这么说了,果然还是应该更信任他们一点。一开始很难不觉得这几个都是超级自我中心的家伙:一个嗜睡、一个狂躁、一个恋爱脑、一个小吃货,连队长也成天满学校跑的完全找不到人;可是只要相处下来就会知道,这其实只是一群常年闹别扭的男高中生,明明都怀有一颗柔软的心却又不擅长表达,实际上彼此之间比任何人都要更在意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名为“Knights”的羁绊。

 

小型演唱会来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多,门口的礼物箱里塞满了粉丝们给凛月的生日礼物。为了保持压轴环节的惊喜感,大家都有在入场时被提醒不要提前说出“生日快乐”之类的字眼。大概是因为凛月大吃一惊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期待了,大家在表演的整个过程中都保持这默契,无论是台上的骑士们还是台下的粉丝们都心照不宣地按“这是一场Knights的小型live show”的节奏进行着。

托了是在室内而且表演时间又定在晚上的福,不仅是助攻的队员们,连身为主角的凛月都比平日要更在状态。在台下慵懒的少年此刻在舞台上闪亮地跃动着、歌唱着,连表情都变得生动起来:红色的瞳眸随着转换不停的聚光灯流转出魅惑人心的光,上挑的嘴角此刻正一首接一首地唱出专属于他们的歌曲。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那个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哥哥一般,在舞台上让“偶像”的身份足以闪耀到掩盖“吸血鬼”的身份。黑夜不再沉重而孤单,被聚光灯和欢呼声打点得热闹无比。他无须再自卑自怜地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不是作为“朔间零的弟弟”而作为“Knights的朔间凛月”被人记住被人爱戴。

透明的汗水从他的发梢和颈脖间滑落,随着他的动作渗入从来没有好好扣上纽扣的演出服上衣。被沾湿的衬衣紧紧贴在少年因激动而略显绯红的肌肤上,勾勒出他略显瘦削的体格。但这副身躯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病弱的姿态,变得和所有怀抱理想奋斗的少年一般,生机勃勃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演唱会的高涨气氛直到终曲后也迟迟没有消退,反而迎来了下一波的高潮。大汗淋漓的骑士们在大家如潮的安可声中再次献唱了两首才依依不舍地谢幕。就在凛月准备跟着大家的脚步退下舞台之际,工作人员突然推出来一台三角钢琴,说是主办方的人突然要求凛月加演一段solo。

即便面对的是自己擅长并且最喜爱的乐器,习惯了和大家一起在台上的凛月还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唔,可以的话其实我是想拒绝……”他想要成为偶像并不是为了博得大家关注自己本身,而且“策士”的身份本来就更适合在大家的身后作为坚实的后盾行动。

“去吧小凛月!你看台下可爱的孩子们都一副期待的表情呢!合格的骑士可不能辜负了公主们的爱意啊!”岚轻轻推了凛月一把,让他跌跌撞撞地走到了钢琴凳旁。看着他一副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泉焦躁地夺过了主持人手中的麦克风,用完美的营业式微笑对着台下意犹未尽的粉丝挑衅道,“感受不到你们的热情的话,即便是优雅的骑士也会选择退场哦!”

欢呼和掌声以始料未及的气势爆发出来,让已经坐下来的凛月鼻头不禁有点酸酸的,“没想到大家比我还要任性啊,真没办法呢。”明明是抱怨的语气,他却笑得像个从圣诞老人手中得到了礼物的孩子——他想要的激情、他想要的热烈、他想要的温暖,就在此刻,通通化作了名为“感动”的情感汇进了不再冰冷的血液中。

清澈的乐声从凛月的指尖缓缓流出,不是knights的曲子,亦不是相仿的风格,而是带着名为“朔间凛月”魔力的音符,在一瞬间就俘虏了台上台下的所有人。这曾是他独占学校的钢琴室时最常弹奏的一首原创曲,他决定藉此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

“不错嘛这曲子,很有凛月的风格呢!不过当然还是作为天才的我的曲子更美妙啊哈哈哈!”leo在后台跟着节奏跺着脚,如果不是入场时被泉强制没收了身上所有马克笔,估计已经直接在地板上谱起了新曲。

“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啊大家!没看到可怜的小杏在那边手忙脚乱了吗?”岚用蛮力直接拎起了leo带到走廊,司和泉则是被气势折服了一般乖乖跟在后面。“那个濑名前辈,其实我们队里面最strong的果然是鸣上前辈吧……”司用自以为足够小的声音向泉发问,结果还是遭到了岚的一记手刀,“说女生强壮可是很失礼的事啊,小司司这样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啊!”

完全不想理会这两个就奇怪问题争执的泉走到了小杏身边,满脸不悦地吐槽到,“你这是想在这里磨磨蹭蹭地点一晚上的蜡烛吗?把打火机给我!”从小杏颤抖的手上接过打火机之后,泉利落地点亮了17根蜡烛,“明明年纪比我还大还整天在那里撒娇,真是个占尽便宜的家伙!好了,赶紧运到台上去!”

小杏在大家的陪同下紧张地握住了推车的扶手,在距离光芒四射的舞台还有一步的距离时停住了脚步,“果然……果然还是由Knights的大家推出去比较合适!”

“事到如今说出这种话可不行哦小杏!”岚把手叠在了她的手上,“让小凛月在这个舞台上露出这样的笑容的,可是你啊,我们的producer(制作人)。而且,大家都在你的身后哦。”像是响应岚的话一般,leo、司,就连依旧满脸不悦的泉都把温热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面。感受到了大家鼓舞的小杏一鼓作气地推着蛋糕进入了舞台,台下的大家也立即配合地唱起了生日歌。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凛月吃惊地看看身后的队员,又看看了台下的大家,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是坐着好还是站着好了。直到大家大家唱到最后一句“Happy birthday to dear Ritsu,happy birthday to you.”时,他的泪水已经糊了满脸,只能不成声地举起手臂挡在了眼前。

这样的反应完全超出了大家的想象,一时之间全场只剩下了凛月努力抑制着的啜泣声。泉连忙用手肘撞了撞他,“喂,眼泪擦一下,小熊你太夸张了!”小杏和岚则是同时掏出了手帕塞到他的手里,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小凛月果然是很会撒娇的孩子啊,太狡猾了。”

突然,台下不知是谁先喊了声“最喜欢凛月和Knights的大家了!”之后台下的表白就此起彼伏地再也没有停下。她们的声音无一缺漏地灌入凛月的耳朵,纯粹而质朴的情感让他感觉到自己此刻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吸血鬼。

“試すつもりが、俺も夢のなかから抜けられなくなちゃった。”*

从这个夜晚开始,小小的吸血鬼决定即便余生被燃烧殆尽,也不会从这满载爱与希望的灿烂之地离开。

 

.end.

 

 

*此句为凛月新五星卡出现时的台词,翻译为,“最初只是想试一试而已,结果现在我再也无法从这梦中醒来了。”

 

 

 

 
评论
热度(67)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