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许墨】约会还是在家里好》

之前写的约会体

许先生撩人的确于无形


******


(大楼走廊)

“去超市买个东西都能中奖,悦悦今早说的星座运程还挺灵验的。不过果然又买太多了……”

“下次去超市找上我一起吧,刚好我也要去补一补日用品了。”

许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旁,自然而然地要帮我拎过手上沉甸甸的购物袋。

“不,不用了!我提得动!”

“不用客气,邻居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助吗?”

他浅浅一笑,提过了其中一个把手,购物袋的重量瞬间减轻了不止一半。

虽说是邻居,自从出院之后,我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每天回来看到隔壁紧锁的大门,我的心里久而久之居然出现了一丝空荡荡的感觉。

“叮!一楼到了。”

电梯的铃声拉回了我的思绪,从电梯里出来的阿姨饶有兴致地打量了我们一眼,打趣了一句。

“小两口子真是般配,男才女貌啊!”

我红着脸连连否认,许墨却依然只是笑笑。

“嗯,她的确是个好女孩。”

想起来之前在孤儿院被小朋友们误会时,他也并没有解释什么。说不上来是为了避免我难堪,还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忍不住多想,又不敢多想,心中不禁乱成一团。

许墨先行一步按住了电梯的门,待我进去之后才松开了手。他的体贴总是自然得有如呼吸一般,让人一不小心就会习惯。

“你刚刚,怎么这么回答那个阿姨?”

“我有说错吗,‘好女孩’小姐?”

“你……”

“叮!十七楼到了。”

这一次,电梯铃声不适时地响起。他一直帮我把东西提到门口,也没有接下刚刚的话题。

打开包包找钥匙的时候,我看到了刚刚中的两张星空展门票,便头脑一热地追上了几步开外的许墨。

“那个,你这周末有空吗?”

“应该没有急事。而且,我的时间都可以为你空出来。”

“看你最近都没怎么回家,研究所那边很忙吧。”

“嗯,不过也快告一段落了。说起来,原来你这么留意我家的情况?”

“那,那只是对邻居的关心!”

“(轻笑)好了,不逗你了。周末怎么了吗?是有新的节目要帮忙?”

“不是。就刚刚抽奖时中了两张星空展的门票,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乐意至极。只要是和你一起去做的事,我都有兴趣。”

“……那就约好了。”

“嗯,今天就先早点休息吧。晚安,我的好女孩。”

“晚,晚安。”

他的这个称呼仿佛是被注入了魔力,让我不由得心跳加速。宽大的手掌落在我的头上轻轻拍了拍,这感觉莫名地有点熟悉,我却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从他家到我家其实不到十步距离,他却还是温柔地目送着我,直到我开门进屋后才移开视线。

门外,响起了他手机的铃声。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还在犹豫着在他这么忙的时候约他出去,是否会给他造成困扰。

 

(公司)

忙碌的工作日里,时间流转得飞快。自从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许墨联系。

好不容易完成了这周的所有工作之后,我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拿起手机对着屏幕发呆。

“要给他一个电话提醒他一下吗?不过他说不定是还在忙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在慌乱之际按下了接听键,许墨的声音便徐徐流入我的耳蜗。

“我刚刚从研究所回来路过你的公司,看灯还亮着,就在想你会不会还没下班。”

“啊,我也准备要走了。”

“那正好,一起回去吧。”

“好的,我现在就下来!”

“不急,慢慢来,我等你。”

我走到窗边往下看,刚好对上了他的视线。发现了我之后,他便眯着眼睛笑了笑,朝我挥了挥手。他的笑容比午后的阳光还要和煦,消除了我工作一周之后的疲惫。

从楼上下来之后,室内外的温差让我不忍缩了缩脖子。他三步并两步走上前来,往我手里塞了一个暖呼呼的东西。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

“谢谢。不过都这个点了,你是从哪里买的?”

“今天同事带来的,觉得很好吃便给你留了一个尝尝。”

“哗!真的很好吃!”

“那就好。”

“那个,周末的约定,你没有忘记吧?”

“你觉得呢?”

“我就是担心你会不会因为太忙……”

“放心。你的所有事,我都好好放在心上。”

他的这句话听上去特别的真诚,化作一股暖流缓缓汇入我的心中。让我在那个夜里没有留意到,周遭四作而起的狂风。

 

(女主房间)

梦中,我被置于冷冰冰的实验桌上。周围围了一圈带着黑色兜帽的人,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能感受到他们四溢的杀气。

身体使不上丁点力气,喉咙也干哑得呼不出声,我绝望地任由他们在我的身体上剖出一个大洞,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血液汇入数不清的管子里。

“QUEEN,请带领你的子民走向光明。”

被噩梦惊醒之后,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坐在床上,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刚刚还被剖出一个大洞的腹部完好无缺,但痛感却完完整整地保留了下来。锥心刺骨的刺痛感让我终于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挣扎着起身来到卫生间的时候,果然是来了例假。

“可是,那个梦……和之前的预知梦有关系吗……”

我不敢多作细想,稍稍处理了一下之后就重新回到了床上。伴随着隐隐的痛感,很快就迷迷糊糊地再次陷入了睡眠。

明晃晃的阳光穿透窗帘,落在我的脸上床上。想起和许墨的约定,我慌乱地摸过床头的手机,才发现时间早就过了,还有两通他的未接来电。

我怯怯地回拨了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他的语速比平日要稍快一些,但口吻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悠然,你还好吗?”

“嗯,还好。”

“声音听上去可不是还好的样子。”

“嗯,有点不舒服。不过约定还是可以……”

“我们今天就不去了。”

“诶?可是……”

“你先在家好好休息,我准备点东西就过来。”

“我真的不要紧!”

“可是我觉得很要紧。比起看展,你的健康才是最要紧的事。好了,乖,听话,我马上就过去你那边。”

“……”

“有什么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现在收起来还来得及。”

“!”

“毕竟有关你的一切,看过一眼我就忘不掉了。”

“……你又使坏了。”

“为了让你精神一点,我不介意当这个坏人。那么,可以了就跟我说一声,一会儿见。”

“嗯,再见。”

稍微洗漱收拾了一番之后,我给许墨发了一条微信。手机还没放下来,门铃声就响起了。我打开房门,只见他抱着一个大纸箱。

“这是……?”

“你会喜欢的。不先请我进屋吗?等下被其他人看到又要被误会了。”

“啊,请!(没想到他也还在在意昨天的事……)”

进屋放下纸箱之后,他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个保温瓶递到我手中。

“来,找个你觉得舒服的位置坐好,把这个喝了。”

“这个是……?”

“你也会喜欢的。”

我扭开瓶盖,红糖姜茶的味道扑鼻而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

“碰巧猜到而已,喜欢吗?”

“嗯!喜欢!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个,上次去你家的时候,感觉……”

“嗯?”

“没什么,就感觉你家都只有文件和书……”

“(轻笑)那下次你再来的时候,可要看仔细了。”

“……”

“感觉好点了吗?”

“嗯,谢谢你。”

“看来不只是身体不舒服。(凑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我被放在了手术台上,身体……”

“……可以了,不要强迫自己回想起来。你知道忘记一个噩梦最有效的方式是什么吗?”

“不知道……”

“再做一个美梦。好了,现在先闭上眼睛,我说可以了再睁开。”

“嗯。”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许墨才终于说了可以。我缓缓地睁开眼睛,竟然在再熟悉不过的房间里坠入了一片星辰大海。

猎户座、天鹅座……说得上名字的星座和说不上名字的星星在我头顶流转,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跟着他手指的方向、听着他详尽而易懂的说明,我一个个去认清这些距离我们很远、此刻却触手可及的小小星球。

突然,一颗流星从我眼前划过,紧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浩瀚的流星雨使我应接不暇,而他只静静地坐在我的身旁。

“不许愿吗?”

“对着投影的流星许愿也有用?”

“心诚则灵。而且我说过,现在是在美梦里。”

他虔诚地闭上双眼,默念了片刻。而后睁开眼,对着我相视一笑。

“到你了。”

闭上眼之后,脑海中的愿望比刚刚划过的流星还要多。

想要新的节目顺顺利利、想要怎么也吃不胖的身体、想要身边的人都健健康康、想要……

“没想到你是个意外贪心的人。”

“嘿嘿。那许墨你许了什么愿?”

“我希望,身边的你不再被噩梦侵扰。”

“啊,我刚刚不该问的……不是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吗?”

“没关系。这个愿望,我能亲手实现。”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话。



.end.

 
评论
热度(15)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