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 可爱的赌注》

被情人节活动气到没fuck说,甚至还发烧了

写点东西开心一下吧

假设四位夫君们都是老熟人,日常我流放飞自我


********** 


要说白起的evol是风场控制,那韩野这崽子的能力大概是白起感应。

前一秒还端端正正地坐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的他,下一秒就蹦到了窗边张望,兴奋得像个得到了白起夸奖的韩野。

“老板老板!快来看!白哥在楼下打篮球诶!”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他被我逼着通宵工作过劳到产生了幻觉,待我也走到窗边一看时,却觉得起了幻觉的大概是我——

恋语市警草、堂堂华锐总裁、知名脑科教授、当红鲜肉偶像齐齐聚在我的公司楼下打篮球,这样魔幻的景象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眼见为实。

“老板!我们也下去凑个热闹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当我回过神来之后,我已经连推带撞的被韩野带下了楼,听着那个有组织有预谋的崽子装出一副路过的样子装腔道,“白哥!好巧啊!在玩什么好玩的吗?也带上我们呗!”

“我们?”白起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吓得本来还挽着我手的韩野立马松开了手、和我保持了一米以上的距离,“没没,我是指我和我的老板。”

“好啊好啊!我也想和薯片小姐一起打篮球呢!”小太阳一般的周棋洛立马就粘了过来,调皮地把篮球塞到了我的手中。

“可是这家伙运动神经不是很差吗?你们还指望她会打篮球?”今天的李泽言也依然的不怼人不痛快,一句话就戳到了我的痛处。

就当我还想着如何优雅而不失霸气地离场,不,临阵退缩的时候,许墨已经笑意盈盈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关系,这么多人一起教,还怕学不会?我的这个学生可聪明了,不是吗?”说着,他还眯着眼笑笑看了我一眼,让我这退堂鼓是彻彻底底地打不成了。

既然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几个平日都只在我的朋友圈里针锋相对的几个男人,那天是为了什么聚在一起打篮球的。


【第一局:我+韩野+许墨VS白起+李泽言+周棋洛】

看着白起那张都要青了的脸,善解人意的韩野本来还打算和他交换分队抽签用的小纸条来着。而白起却顶着那张“满脸都写满了想要”的脸,倔强地摇了摇头。

在比赛即将正式开始之际,大家都一副表面上“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实际上“我就不信我还打不赢你个崽子”的样子,除了白起。在“堂堂正正地把对面打趴”和“让学妹赢一场开心一下”之间,他可以说是摇摆不定到了极点。

最后,他决定——

“把对面迅速打趴,然后得到重新分配队友的机会”。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用脑子来打篮球的许墨比想象中还要难缠,甚至还逼得和他同队的李泽言偷偷使用了evol暂停了时间。

“咦?韩野怎么不动了?”

“李总,耍赖可不好哦。”

归咎于李泽言的违规退场,比赛变成了3V2的不利局面。白起用尽全力力挽狂澜,最终还是败给了许墨那高超得让人咂舌的战术。

“可以的话,我再也不要和用脑子打篮球的人比赛了。”

看着在获得首局胜利后互相击掌的对手,白起在心中愤愤不平地想到。


【第二局:我+周棋洛+许墨VS白起+李泽言+韩野】

“天啊!我和白哥一组了!我是在做梦吗!”

“可以的话,我真想用拳头把你揍醒。”

对面玩战术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意味着不省油的灯从一盏变成了两盏,白起决定这次不得不来一局速战速决定输赢了。

虽然和李泽言的默契和配合并没有在上一局之中被锻炼出来,但白起相信韩野并不会让自己失望。

然而残酷的事实是,他忘记了韩野只要进入以他为圆心、半径一公里的范围内,就会退化成一个只会高呼六六六的非战斗群种。

“白哥的三分球真是太帅了!”

“天啊!白哥给我传球了!好想拍个自拍纪念一下!”

“白哥怎么不给我传球了?白哥看我啊看我!我是你的好队友韩野啊!”

先不跟李泽言比,白起现在只觉得换头猪上来做队友,指不定都要比此时此刻的韩野强。

看着对面的两人和自己的学妹互动得火热,白起只好再次选择战略性败仗,同时在内心里默默把如来佛祖、天主耶稣、伟大的党都跪拜了一次,只求在下一局里可以和学妹分到一组上面去。


【第三局:我+李泽言+许墨VS白起+周棋洛+韩野】

新的开始,新的落空。

白起自问签运不是特别好,但要臭成今天这样也算是及其失常的发挥了。自己一次没抽上还不是最打击人的事,而是看着许墨和学妹全程组队却完全容不下他的介入。

新组的对手不愧是平日朝夕互怼的合作人关系,他们之间已经到达了只需要李泽言一个眼神,就知道他需要有人站在哪里接球的地步。看着这让人叹为观止的行云流水式无卡顿传球上篮,白起凭借着野性的直觉快速预测着他们的行动,但万万没想到最后一环会直接对上学妹的上篮。

阻止,还是不组织,这是个问题,超级大的那种。

秉着对体育精神的尊重,白起在最后一个瞬间还是腾空跃起、拦下了半空中以“本来就绝对进不了球”的抛物线运行的篮球。

比赛时间到,白起终于带领着自己毫无默契可言的队员赢下了首次也是本日唯一一次比赛,却比输了还难受。

即便学妹一副没在在意的样子,但萦绕在白起心头的罪恶感还是驱散不开。

“没想到白警官刚刚会拦下最后那球。”

“白痴,一看就知道本来也投不进。”

两个人在落井下石上面毫不留情,而白起还在怔怔地看着把扎起的马尾重新放下来的学妹。

“谁说不会进的,明明就是一个满分三分球。”

扑通,正中心脏。


【之后的事】

“所以明天究竟是谁可以约她出去?我还是觉得大家一起发短信问她,看她选择谁比较公平啦!”

“你这样可不行,她会困扰的。按我说,白警官去吧,今天就他最可怜了。”

“坚强的我不需要可怜。”

“你们是不是忘了全负的我。”

“李总你都29岁的人了,就不要计较这点小事了好吗。”

 

PS:从情人节拖到新年,觉得自己超棒棒的×

各位仙女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老公们都多多掉SSR多多打电话!

 

 

 
评论(3)
热度(49)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