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新的项圈》

兽人paro,因为想要摸摸毛茸茸的白白的私心产物,介意慎

白白拟犬设定(特遣队evol军用犬),只有“我”(第一人称架空女主)能看到他作为人的形态


========================================

 

00

从战场上被送回来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

触目惊心的伤痕遍布全身,失去光泽的毛发被干涸的血块和灰尘染糊、全然看不出原有的颜色。

它重重地喘着粗气,不住的低吼源源不断地从喉底发出,似乎还维持着在战场上的亢奋状态。那双琥珀色的瞳仁中虽然蒙上了晦暗,但其中的求生意志依然坚不可摧。

病床一侧挂着的简历上简单地记录着它的编号:特遣B-7,这是我初遇时对它唯一的、也是全部的认知。

和其他实验用的军用犬无异,它们连被取名字的资格都没有获得,仅仅以编号作为标记。在这些军用犬之中,S字母开头的属于最高级别,具有极强且稳定的evol,一般只在处理特级任务时才会出动;紧接在它们其下的是A级别,先天能力虽不及S级的强,但具有最多的作战经验,是处理通常任务的顶梁柱;再往下的就是最低级别的B级军用犬,它们基本都是实验中的失败品,往往作为试探用的先头部队被投放在战场上,往残酷而又直白的方式来说,就是作为“牺牲者”而存在的。

我面前的这个“特遣B-7”,无疑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它的简历末端被盖上了“人道毁灭”的红色印章,那道红色和它身上的血色交错在一起,刺痛了我的双目。

它用干裂的鼻子顶了顶我的手背,充血的眼睛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执着。

它,想要活下去。

带有剧毒药剂的针管在我手中微微发颤,我迟迟无法下手。这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和弑生的罪,但唯独这次,我希望它以“救赎”的姿态存在。

“怎么了?开始吧。后面还有很多要急着处理。”

主管用不带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催促了我一声,转头又继续去监督其他人的工作。

在高层眼中,这些军用犬从来都只是道具,没有同情和怜悯的必要。这一批损耗了,就回收回来处理掉;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甚至想把这些忠诚的仆人直接遗弃在战场上,任由它们的尸骨和敌人的混杂在一起,一同腐烂、一同无声地被埋葬。

但是,这样做带来的舆论压力曾一度动摇了他们在政权上的支持率。仅仅因为这个原因,这些伤残的军用犬才得以被回收回来,在这个灰色机构里被处以安乐死。

我不知道对于它们而言,死在战场上和死在这里,哪个才是更好的。应该说,这两个归宿,从来都不是它们应该得到的。

而我,却一直以来都默守陈规地认为它们只能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每天机械地处理着无数从战场上归来的战士。

它再次蹭了蹭我的手背,迫使我去对上那道我不敢面对的炽热目光。

我冒着冷汗把针头扎进了它的后颈,一点点地把透明的液体推入它的血管之中。



.tbc.

 
评论(7)
热度(104)
© =拐=/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