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新的项圈》

序章链接→


01

处理完全部从战场上运送回来的B级军用犬之后,一夜的时间已经过去。

窗外深蓝的夜幕徐徐卷起,从最远处的地平线上隐隐开始泛起鱼肚白。

通宵作业下来的结果是无可避免的唇干舌燥和精神恍惚,外带似有若无的心悸和耳鸣。平日的我会选择在休息室里先小憩一阵再驾车回家,但是今天——

我瞄了眼脚边上放着的黑色防水纺布袋,它提醒着我等下在回家之前,还有一个要去的地方。

待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之后,我才拎着黑色袋子离开了手术室。原则上,这里的任何东西都是不予许被带走的,包括尸体。但这其实也只是字面上的规定而已,毕竟失败的试验品多一个少一个这种事,上面并没有闲余去追究。

袋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沉,把它从手术室拎到停车场的过程中耗费了我不少体力。原本就经历过一宿工作的身体实在是有点吃不消了,我只希望等下的驾驶中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一开始,我把它放到了后座上。但在准备踩下油门时,我似乎看到了袋子中的活物抽搐了一下,便又终究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我打开车门回到后座,把置于其上的黑色袋子轻手轻脚地搬到了副驾驶位上。待我重新系好安全带,打开车载音响挑选电台的过程中,黑色袋子里面的躯体却始终没有再有过动静,仿佛刚刚的那个瞬间只是我过度疲劳下导致的错觉。

我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黑色袋子的拉链,以别扭的姿态蜷缩在其中的军用犬已经阖上了双眼。如果不是鼻头微乎其微的翕动以及隔着厚重的布料也隐约传来的热度,任谁都会以为这已经是一具毫无用处的尸体。

是的,记录在案的特遣B-7已经阵亡;而现在悄无声息地躺在我脚边的这只杜宾犬,我应该重新给它取一个名字,以纪念它的重生才对。

“起子。”

这个名字并没有多大的深意。只是我跟他共同经历的第一个比较美好的画面,恰好是带着万丈光辉的太阳自地平线上升起。

我姓白。而它,之后就是我的狗了,自然也随我。

姓白,名起。

这个名字听上去还不算太差。

既然名字都起好了,心中对这个生命的责任感便又徒然多了几分。从把它的安乐死药剂换成安眠药剂开始,我就冥冥中感受到了一股名为“命运”的力场。

如果当初它没有被送到我的手术台;如果我机械性地就把针扎入了它的血管;如果我偷运它出来的举动被发现了……那它估计就成为了堆填区的黑色胶袋中的一员。

类似的“如果”还有很多很多,但是在这条世界线中,只有我选择的分支才得以展开。

实际上,我并没有和活着的犬类打交道的经历。这么说虽然很讽刺,但是天天处理数以千计犬类尸体的我,其实对于活生生时的它们怀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总觉得它们会从我的手上嗅出同类鲜血的腥气,然后对我残暴相对。

不止一次,我梦到过凶悍的军用犬把我扑倒在地,用它尖锐的犬齿撕裂我的颈脖。我不敢多想此时正伏在黑色袋子里的它是不是也打着这样的主意,但前提是,它能恢复成足以推倒我的姿态。

我载着它前往认识的秘医家中,路上烟嗓女歌手的抒情曲调让我的困意又徒增了几分。我在一个红灯前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以作提神,居然看到它机警的耳朵为此耸动了一下。

“坚持住啊,起子。”

我用食指指节刮了一下它的鼻头,它便伸出了刺拉拉的舌头舔了我一下,然后再次昏沉沉地头一歪、睡了过去。

没有路人也没有其他车的红灯时间显得格外漫长,我的指甲都要把方向盘劣质的人造革抠破了,还是连倒计时都没有出现。

“……就当自己开的是救护车吧。”

黑色的吉普车扬长而去,被监控录像拍下了违规的证据。


.tbc.


肝得完的话,大概会放CP

肝不完就,发无料吧(躺平)

 
评论
热度(81)
© =拐=/Powered by LOFTER